折梅寄江北

给同学的印象
学画画的第一天
耶!

!!!!!

塞上燕脂:

画也青小漫画的空档摸一张少湖。

忽然发现我吃的师徒组师父都是宠徒协会的。

“你退后!这波我来扛!!你只要好好想想打完boss后怎么治天下就好!”

这大概就是一个师父对徒儿最深沉的爱了吧_(:з」∠)_……脏活累活我来,你的历练不在此处,你是我最完美的作品,是我此生最大的成就,你当功成名就,千古垂青。我,心满意足。

!!!!!

鹤相欢:

我想收集时间缝隙里千千万万个你
我想看看痛苦而灿烂的银河。

Theresa:

今天和我的患者聊了很久,发现我是真的不了解同志这个群体。他们大多是滥交、低学历、吸毒、说不上英俊、农村出身、被骗、挣扎在低保线;有同妻,甚至还有孩子,有稳定工作稳定收入。他们关心的是潜伏期是否会发病会吃药,检查是否要花钱,这个病到底能不能治好。没有热情的爱,人间本身就是冰冷的。
他们问我为什么来做这份兼职,我说因为我暑假缺钱也缺社会经验,没经验大学不要我。他们问你父母不会反对吗,我说他们也知道我是来帮病人的,其实就是病人,一样的。
但你看到他们检查出阳性来的时候努力不要你去递纸巾、怕眼泪滴到你的皮肤上的时候,其实是不一样的。